【最新消息】《癌好有你及時救助 一塊點亮康復之路》即日起到全台萊爾富超商捐出零錢,讓這個新年因為有你而更加溫暖


 

「我先生在林口長庚確診了口腔癌,沒有辦法工作,家裡突然失去了經濟來源,還有四個年幼的孩子要照顧。希望基金會可以幫助我的家庭渡過這次難關......」 

這是一封來自新竹五峰鄉清泉部落的信件,寫信的人是一位無助的媽媽。家裡經濟本來就不寬裕,先生罹癌後,不僅需扛起照顧家庭的重擔,也要陪伴生病的先生往返距離部落四小時車程的醫院接受治療,一家人彷彿被推進沒有陽光的深淵。

基金會的服務信箱和電話時常收到類似的訊息,字裡行間充滿無助與焦急。家中只要有一人罹癌,整個家庭將會陷入多重困境。除了平時的生活開銷,再加上治療費用、往返醫院的交通費、購買營養品等龐大支出,尤其對於「弱勢癌症家庭」所造成的衝擊更是難以想像。

台灣癌症基金會攜手亞洲有氧天王『潘若迪』邀請您新年一起做公益,為弱勢癌症家庭點亮前方的康復之路!即日起到全台萊爾富超商捐出零錢,「一塊」支持「弱勢癌症家庭及時救助計劃」,癌好有你讓這個新年更加溫暖!

☆更多捐款方式介紹:https://www.canceraway.org.tw/donate.asp

阿福是家裡唯一的兒子,父母早年離異。為了賺取更好的收入改善家境,阿福遠赴外地工作,近年因為疫情無法返台探望生病的父親。阿福的父親罹患胃癌第四期,經手術切除三分之二的胃,並繼續接受化療。原以為病況已獲得控制,沒想到癌細胞竟轉移到肝臟,被醫生宣判只能再活兩個月。

阿福的父親身形日益消瘦,食慾也不好,入口的食物都索然無味,短時間內體重掉了10公斤。因罹癌導致吞嚥困難,也讓他鮮少攝取蔬菜。阿福告訴父親:「等我回家,我要結婚了!」兒子的一席話,讓父親對生命開始有了期盼。

透過醫院轉介,台灣癌症基金會提供營養品補助,並由營養師提供正確的營養衛教知識。阿福的父親努力喝營養品,體重開始慢慢回升,也試著克服並嘗試軟質的葉菜,緩解了療程期間所造成的腹痛,增進繼續治療的動力。阿福的父親樂觀的說:「我一定會參加兒子的結婚典禮!」

現年50歲的顏先生,正值打拼事業的年紀,獨挑養育一家人的重擔。家中除了懷孕的太太,還有四個就學中的孩子。當顏先生滿心歡喜準備迎接第五個孩子的到來時,卻發現自己罹患了左側頰膜惡性腫瘤第四期。原本就不寬裕的家庭生活,因為家中唯一的經濟支柱生病而變得更加艱困。

為了即將臨盆的孩子,吳先生選擇暫時放下工作,接受放射治療,由懷孕中的太太協助灌食、擦藥等照護工作。經由醫院癌症資源窗口轉介,台灣癌症基金會介入服務,鼓勵顏先生積極治療,提供鼻胃管的灌食營養品補助,並由營養師指導顏太太如何準備天然食材為先生補充營養。

透過基金會的及時救助,療程期間顏先生已進步到可以由口進食。療程結束後,基金會持續提供醫護、營養諮詢,並在社工的定期追蹤關懷下得知顏先生已能回到職場工作,營養狀況也維持穩定,逐步邁向康復之路。對顏先生來說,這趟抗癌的旅程就像是重獲新生般,和甫出生的孩子一起重新體驗生命的美好。

阿惠在過年前得知自己罹患乳癌,當下最擔憂的不是之後要面對一連串的治療,而是農曆過年將近,大年初二回娘家探望許久不見的老母親時,她會不會看到自己因為癌症治療氣色不佳與掉髮的模樣,增添了老母親的煩憂與擔心,每每想到此事阿惠總是相當難過與不安,總想著一年一次的相聚,應該是要讓老母親開心的,但此時接受治療又掉髮的她,不知該如何讓老母親放心,她有好好的聽從醫囑、接受治療,一切真的很好、很順利…。

阿惠後來想到可以佩戴假髮回家過年探望老母親,但卻發現市面上適合癌友使用的「醫療級假髮」動輒萬元起跳,目前因為治療而暫停工作休養的阿惠,又因年關將近,此時經濟上更為拮据了,也讓阿惠無法再負擔一頂假髮的費用。

幸好回診時遇到了癌症資源中心的人員,阿惠將自己的煩惱說了出來,才得知台灣癌症基金會有提供癌友「醫療級假髮免費出借服務」,阿惠立即預約來到基金會,經由社工的介紹說明後,阿惠挑選了一頂適合自己的髮型,戴上之後正好也是自己生病前留髮的模樣,戴上假髮的阿惠,臉上一掃擔憂也露出了自信的笑顏,心中更是滿滿喜悅。

阿惠說:「我終於可以安心過年了,回家探望、好好陪伴許久不見的老母親。」

罹患食道癌與下咽癌的高伯伯獨自居住在台東縣東河鄉的祖厝,除了癌症,平時亦深受精神疾病困擾,時不時會出現幻覺。為了治療,高伯伯需要高頻率的往返醫院,但偏鄉地區大眾交通並不方便,儘管身體不適,還是得獨自騎車前往市區就醫,每次治療結束後還得強忍著噁心、嘔吐、疼痛等副作用騎車返家,而在台11線道路上,卻時不時有大卡車經過及車輛高速競逐,讓這段路途更加地危險。

經由醫院癌症資源中心的轉介,基金會積極關懷高伯伯並提供癌友就醫交通補助,讓高伯伯能安穩就醫,改善交通不便而影響就醫治療的狀況,進而順利完成療程。

葉阿公,居住在宜蘭縣大同鄉,食道癌四期,每次化療需住院3天,通常都是葉阿嬤開車陪同阿公回診就醫,有時候會搭鄰居的順風車或班距很長的客運下山,客運上更時常沒有座位可坐,一站就是好幾小時,雖然居住地離醫院約51公里,但沿路都是山路,來回車程需要5小時以上,伴隨的副作用常常導致走路不穩、肢體疼痛總讓就醫之路更加挑戰。

葉阿公每兩周需要接受一次化療,長途就醫翻山越嶺、舟車勞頓,讓原本相當樂觀的葉阿公也感到心力交瘁,他說:「不曉得治療有沒有用?什麼時候結束?有時候好累都想說不要去了。」